专业领域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专业领域
专业领域
国内业务
案例

案例一

  某市某公司职工张某和翠某1980年结婚并育有一女,没想到重男轻女的思想为以后张某的出轨埋下了伏笔。2010年张某认识了名叫王某的女子俩人互生好感,随后张某和王某租房公开同居,以“夫妻”名义生活,依靠张某的工资(退休金)及奖金生活,并共同经营。

  2015年1月,张某到医院检查,确认自己已经是肝癌晚期。在张某即将离开人世的这段日子里,王某以妻子的身份守候在张某的身边,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张某。张某在2015年5月立下遗嘱:“我决定,将依法所得的工资、奖金、退休金及房产的一半(即60万元)赠送给我的朋友王某一人所有。并于同年5月25日在公证处进行公证。

  2015年8月张某去世,王某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据继承法的有关规定,判令被告翠某按照遗嘱执行,同时申请诉前保全。法院经开庭审理后,翠某的代理律师提出尽管继承法中有明确的法律条文,而且本案的遗赠也是真实的,但是张某将遗产赠送给“第三者”的这种民事行为违反了民法总则第八条“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不得违反法律,不得违背公序良俗”因此法院驳回原告王某的诉讼请求。


案例二

  朱鑫和李娇在婚后因为家庭琐事不断争吵,朱鑫忍无可忍提出离婚,但是李娇坚决不同意,在一次激烈的争吵之下,朱鑫一时冲动打了李娇一巴掌,李娇说道:“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说好了要照顾我一辈子,如今不仅要离婚还动手打我。我跟你这么多年你于心何忍啊。”朱鑫感叹道:“当初在一起确实美好,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已不是曾经那个少年,我想要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你到底怎样才肯离婚,只要你说得出我就做的到!”李娇说道;“好,既然如此如果你同意夫妻共同财产的全归我,我就同意离婚!”朱鑫无奈之下同意了李娇的条件,并签订了离婚协议。后在朋友的劝说下才意识到“条件不合理”逐向李娇要求重新签订离婚协议,要求平分财产。但是李娇却以“原离婚协议生效”为由拒绝变更,朱鑫找到律师起诉至法院要求平均分割财产。朱鑫的代理律师提出离婚协议不同于其他一般的民事合同。按照《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14条的规定:当事人达成的、以登记离婚或者到人民法院协议离婚为条件的财产分割协议,如果双方协议离婚未成,一方在离婚诉讼中反悔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财产分割协议没有生效,并根据实际情况依法对夫妻财产进行分割。由此看来,朱鑫和李娇虽然签订了离婚协议,但未办理离婚手续,该离婚协议并不生效。因此法院支持了朱鑫的代理律师的主张。


案例三

  刘萍年轻貌美俏皮可爱,在一次同学聚会中认识了一位名叫张宇飞的富二代。张宇飞也对这位美女一见钟情,便开始了疯狂的追求。为了娶到刘萍他向刘萍承诺,并且愿意签订书面协议,在结婚后将自己名下的一套房产赠与她。刘萍手里拿着这份协议,幻想着以后幸福的生活同意了。

  结婚后,刘萍因为张宇飞不学无术,花天酒地,无法容忍要求与张宇飞离婚,张宇飞也觉得刘萍没有以前那么好看了,一副黄脸婆的模样,便欣然同意离婚。但在财产分割上产生了巨大的分歧,刘萍只好起诉至法院要求离婚,并按照与张宇飞签订的财产协议,请求法院依法判令张宇飞赠与自己的房产归自己所有,并过户到自己的名下。在庭审过程中,张宇飞的代理律师提出签订的协议尽管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但根据我国《婚姻法司法解释(三)》规定:婚前或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当事人约定将一方所有的房产赠与另一方,赠与方在赠与房产变更前撤销赠与,另一方请求判令继续履行的,人们法院可以按照《合同法》的规定处理,该法条的内容就是,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我国实行产权登记制度,但是房产并没有过户到刘萍的名下,是可以撤销赠与的。据此法院驳回了刘萍要求张宇飞按照协议履行房屋产权的过户登记的请求。


案例四

  原告佟某与被告徐某在民政局办理了登记结婚,佟某购买了房屋一户,产权登记在佟某名下。后因感情不和,双方于2014年9月19日在婚姻登记处办理了离婚登记,并签订了离婚协议书,协议约定:房屋归徐某所有,该房屋贷款由徐某偿还。随后,徐某偿还房贷9万余元。徐某要求佟某履行产权过户手续时,佟某拒绝办理,并诉至法院,以欺诈、显失公平为由,要求撤销该离婚协议,重新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庭审过程中徐某的代理律师提到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在订立财产分割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的,使对方做出违背真实意思表示的情况下才可以申请法院撤销该协议。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佟某负有举证责任,但是未能提供双方在签订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的证据,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法院经审理后支持被告的诉讼请求。


案例五

  梨某与苗某于1990年经人介绍认识,于1992年5月5日结婚,双方虽从相识到结合经历了两年多的时间,但由于工作原因,双方很少接触,真正相处的时间不足一年,彼此缺乏了解,梨某曾提出分手,但是因为家庭和社会诸多压力而不得已交往下去。婚后即发现二人性格差异很大,并且双方长期分居,梨某与苗某少有感情交流,对家庭没有责任感。自2001年起梨某与苗某已完全没有夫妻生活,且在2002年2月苗某从家中搬出另住,也不再负担孩子和家庭的生活费,所有收入仅供自己花费。至此,梨某与苗某的夫妻关系名存实亡,继续下去已毫无意义,双方都感到十分痛苦,想尽早解脱。对于离婚双方均无异议,二人也曾协商多次,但终因被告提出的条件十分苛刻,在孩子和财产问题未能达成一致,而且没有协议离婚。在无奈的情况下周某只能寻求律师的帮助。

  原告梨某的代理律师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根据事实和法律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原、被告双方感情确已破裂,已无和好可能,符合离婚的法定条件。

  原、被告双方于1990年经人介绍认识,于1992年5月5日结婚,从相识、相知、相恋、结婚仅用两年时间,双方忙于工作且少有接触,彼此之间缺乏了解,原告曾经提出分手,但因为家庭和周围环境的压力而不得已继续交往下去。结婚后发现二人性格差异很大,被告与原告很少有感情的交流,对家庭也没有责任感;而原告为了照顾孩子和维系家庭付出了巨大的心血,把全部收入都花在家庭支出上,长期以来在体力,精力和经济上一直属于透支状态,随着时间的推移,原、被告感情越来越冷漠,隔阂越来越深,双方自2002年2月起分居至今,没有夫妻生活可言,并且被告从家中搬离出去,不再负担家庭和孩子的生活费用,所有收入仅仅用于自己花费。至此,原、被告的夫妻关系已名存实亡,继续维持下去已经没有实际意义。原、被告双方对于离婚毫无争议,只是对财产和孩子的抚养权不能达成一致协议,未能办理协议离婚,因此请求法院根据我国《婚姻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的婚姻关系。

  二、女儿苗甲应归原告监护、抚养

  1、女儿一直由原告抚养,而被告很少探望和关心女儿,基本与女儿没有交流,女儿对被告的感情特别的冷漠。

  2、从孩子的成长、发育等方面考虑,对于一个未满八岁的女孩来说,跟随母亲生活更有利于孩子的身心健康和成长。

  3、原告的收入和工作较为稳定,能给到孩子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

  三、夫妻共同财产

  1、本着照顾女方和孩子的正常生活的原则,原告请求将双方的共有财产房屋归女方所有,女方酌情给男方一定的经济补偿。

  2、双方存款各一半

  3、家具电器判归女方所有,女方酌情给男方一定的经济补偿,如若男方有异议,也可判归男方所有,由男方酌情给女方一定的经济补偿。

  4、共同债务双方各自承担一半

  5、原被告双方的生活用品归各自所有

  四、关于女儿抚养费

  1、要求被告每月支付1200元女儿生活费,至独立生活为止

  2、被告也可以选择按1000元每月共12年一次性支付女儿生活费

  3、原告对女儿的教育费、重大医疗费保留权利

  法院经过审查依法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案例六

  1995年1月李某和王某按照当地习惯举行了盛大的结婚典礼,当时双方均符合法定婚龄但没有登记。同年12月王父去世,王父生前有一套别墅价值200万。1996年王某与李某到民政局补办了登记。2004年因感情不合协议离婚,但就王父遗产归属产生了纠纷。王某认为别墅是95年12月继承父亲的,当时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李某对其父遗产没有权利继承,不能分割给他。李某找到了律师并且提起诉讼。在庭审时李某的代理律师提到 按照《婚姻法解释(一)》第4条规定:男女双方根据婚姻法第8条规定补办结婚登记的,婚姻关系的效力从双方均符合婚姻法所规定的结婚实质要件时起算。95年举办婚礼时没有登记,应属于未婚同居行为。但后来补办了登记,由于婚礼时双方已具备了结婚实质要件,因此登记的婚姻的法律效力可以溯及到95年1月。其父是95年12月去世的,其留下遗产没有明确说明给予王某个人所有,即视为归夫妻双方共同所有。离婚时,应按共同财产进行分割。法院经审查后支持了李某的代理律师的意见。


案例七

  林奇与王倩原是夫妻,双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林奇就与张英有了婚外情。为了可以名正言顺地跟张英在一起,林奇想出支付王倩补偿金的办法,好让王倩同意离婚。为了筹集这笔钱,林奇向张英开口让其帮忙想办法,张英爽快地答应了,并在不久后,分两次向林奇转账共31万元。

  2015年12月,林奇与王倩协议离婚,31万元钱款也于离婚当日由林奇转账至王倩账户。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重获自由身的林奇与张英的感情也没能走得长久,相处不到一年,林奇与张英关系恶化,***后彻底决裂。2016年8月,张英将林奇起诉到法院,并向法庭提供自己通过金融机构向林奇转账31万元的凭证,要求:1.法院判令林奇归还其31万元借款;2.王倩对上述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张英依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提起民事借贷诉讼,而林奇称该转账款系张英自愿给付王倩离婚的补偿款,但并未提供足够的证据予以证明,法院不予采信。且因林奇、王倩系夫妻关系,理应对此承担共同偿还的责任。因此,法院判决支持张英的全部诉讼请求。

  王倩不服判决找到律师依法提起上诉,王倩的代理律师说道 林奇与王倩于2015年12月29日至民政局签署的离婚协议书约定:林奇于离婚当日一次性补偿王倩人民币31万元。就张英与林奇之间是否针对31万元达成借款合意的问题,林奇因现无证据证明张英给付其钱款时系赠与,因此应以个人名义偿还, 另外,张英汇给林奇31万元,其目的是协助林奇以给付钱款的方式解除与王倩的婚姻关系。该协助合意自2015年初即已产生,显然作为给付钱款一方的张英是明知林奇使用该钱款并非用于与王倩夫妻共同生活的开支,张英要求王倩参与还款显然不当。据此,法院二审改判驳回张英的诉讼请求。


案例八

  武某和其妻子璐某经人介绍认识后于2000年结婚,婚后于2002年生育一个儿子。因工作需要,武某常年驻守在分公司。因孩子抚养问题及性格不和,近年来争吵不已,矛盾渐深。2005年璐某有了外遇,并怀上了别人的孩子。武某向璐某提出离婚,璐某不同意离婚并提出自己现在是孕妇,法律规定武某无权提出离婚。

  武某无奈之下找到律师并咨询了问题

  1、妻子外遇并怀有他人孩子,其怀孕期间能否提起离婚诉讼?

  2、妻子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以她个人名义向她哥哥借款20万元,并写下借条,我根本不知道这笔钱是怎样的。如果离婚,我需要偿还这笔借款吗?

  3、登记结婚前,我按照习俗给了妻子15万元彩礼,离婚时我可以追回吗?

  律师回复

  1、可以提起离婚诉讼。

  根据《婚姻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女方在怀孕期间、分娩后一年内或中止妊娠后六个月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女方提出离婚的,或人民法院认为确有必要受理男方离婚请求的,不在此限。从本条文可知,一般情况男方不得在女方怀孕期间提起离婚诉讼,但如确有必要的情况下,法院应受理男方的离婚请求。

  本案中,女方的怀孕是与他人发生性关系所导致,严重违背了夫妻忠实义务,明显属于“确有必要受理男方离婚请求”的情形,故依法男方可提起离婚诉讼。

  2、根据******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从本案看,女方在男方不知情的情况下,以个人名义向女方的哥哥借款20万元,一般情况下,应按照夫妻共有债务来处理,离婚后男方也应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但如果男方有证据证明该笔债务是女方的个人债务,或者其与妻子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且第三人(女方的哥哥)知道该约定的,则依法应有女方一人清偿该笔借款,男方无需承担偿还责任。

  另外,如果该笔债务是女方伪造的,则根据《婚姻法》第四十七条的规定,离婚时,一方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的,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对伪造债务的一方,可以少分或不分。

  3、根据******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的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

  结合本案看,男方和女方早已办理了结婚登记,且已共同生活多年,如果不存在婚前给付导致男方生活困难的情况,则离婚时男方要求返还15万元彩礼的主张,依法一般不予支持。